周永康等造亲缘衙内经济 案件6成为父子联手_最新升级仿爱新闻文章门户织梦模板

周永康等造亲缘衙内经济 案件6成为父子联手

2015-08-20 09:44 来源:未知

  观察家

  寄生于“亲缘腐败”之上的衙内经济,比那些常见权钱交易通常为祸更甚,倚仗铁杆权力之下,“衙内江湖”往往更肆无忌惮,到头来,对市场秩序与法治规则的破坏力也更大。

  周永康,刘铁男,赵少麟,周本顺……这些人除了都是落马官员,还有什么共同点?答案是,其儿子也总涉案。而今该名单上俨然又添一人: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据报道,杨栋梁被查后,其在中海油下属公司任职的儿子杨晖也被带走。

  要么是儿子被带走为父亲出事埋伏笔,要么是前脚父亲被查后脚儿子就被带走。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贪腐大案中,这种案例不少见。去年底有媒体梳理了近年来28起家属参与贪腐案件,6成是父子联手。只不过部分案件囿于级别不够高,没那么显眼。如今,周本顺等人落马均是“父子同落”,又将该问题带入公众视野。

  尽管说,杨栋梁之子杨晖有何问题,尚待权威发布,但在父亲曾深耕的石油系统任职,已给人不避嫌的诟病。而跳出个案看,“父子同腐”问题也确实引人深省。

  上有手握权柄的父亲做掩护,下有儿子钻营,几乎是一些贪腐父子兵的共同写照。一些似乎有意避嫌,如江苏原省委常委赵少麟之子的主要地盘不在江苏,而是在济南、天津,据称王敏和武长顺都是其座上宾。有些干脆毫不掩人耳目,父与子在同一系统上下照拂。

  贪腐父子档,也是蠹虫绝配。他们往往凭着“父子组合”方式实现双重影响。一层影响是在官场,另一层影响则通过荫庇儿子指向社会和市场。一些人最得意的标签不是职业身份,而是“衙内”角色。他们“子因父贵”,在一个系统或一个地区有着非一般的话语权;极端者,上有父亲们的权力联盟,下有儿子们的经营联盟。如赵少麟之子赵晋也是周本顺的干儿子,与周本顺之子周靖是多年好友,报道说赵晋被抓后周靖还四处“为赵晋案活动”,由此衍生出次一级的利益网络。

  按理说,父为官,对身边人要求就应越严。但一些官员要么主动帮儿子搭台,要么纵容子女利用权力变现。相较于一般腐败,这种腐败形式,隐蔽性更高,内部利益同盟更牢固。对应的,寄生于“亲缘腐败”之上的衙内经济,比那些常见权钱交易也为祸更甚,倚仗铁杆权力之下,“衙内江湖”往往更肆无忌惮,到头来,对市场秩序与法治规则的破坏力也更大。

  像“神秘商人”周滨周遭,就曾建立起庞大政商帝国,权势辐射面极广,从显赫高官到黑社会老大尽入其中;又如赵晋,21岁涉足商业江湖,此后20年时间纵横大江南北,被坊间称作“最牛开发商”、在天津等地想整谁就整谁;再如董社轩,若非轻易通关拿到危化品经营资质,那场爆炸或许也会少了很多诱因。

  “衙内经济”本质上就是权力家族化、私有化的产物。在家族化权力结构中,“父—子”往往是主线,一切灰色交易都附着这根主线开枝散叶。短期得利的是一家一姓,最终戕害的却是众多无辜者。天津塘沽爆炸,就是最极端的提醒。

  权力顺着“亲情管道”输送,看似安全无虞,却往往沿着“儿爹互坑”的路径演变,最终上演玩火自焚的戏目。层出不穷的案例,已经敲响警钟;而就制度层面而言,怎样将领导亲属任职公开、回避等落到实处,以中介“父子同腐”这类危险的游戏,也值得思量。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