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养二奶欠巨债跳楼身亡 给遗孀留4000万债务_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注册-点击进入*>>>官方网址

男子养二奶欠巨债跳楼身亡 给遗孀留4000万债务

2015-08-08 09:25 来源:未知

 遗孀面对4000万元债务 能向已移民的“二奶”追债吗

  经营着一家空调制冷公司的廖江因高利贷缠身,从18层楼一跃而下,用结束生命的方式解脱了。直到整理遗物时,妻子董娟才发现这个跟她生活了20多年的丈夫陌生的另一面——他欠下了4000万元债务,还有个交往了十几年的“二奶”以及一对双胞胎私生子。

  董娟还没从悲痛中缓过神来,她一辈子都没经受过的麻烦来了,贷款公司逼债,员工们纷纷讨薪,年过半百的她独自应对这一切,成了法院的常客。

  整遗物发现丈夫另一面

  “下周一,我还得去法院开个庭,还是被告。”说这话时,董娟显得轻松而平静。她正在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张罗着几天后的舞蹈比赛,被告的案子似乎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对她而言,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反而没什么可担心的。

  董娟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她和丈夫廖江结婚20多年,女儿今年已经26岁了。廖江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经营着一家空调制冷公司。公司规模不小,注册资本400万元,有员工五十余人。

  去年9月30日凌晨,董娟突然接到警方电话,说她丈夫跳楼身亡!她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丈夫死前给她打过电话,但她没有接到;而就在几个小时前,丈夫还回了趟家,俩人还匆匆见了一面,丈夫怎么会跳楼了?!

  然而,整理遗物时,丈夫又让董娟觉得突然有些陌生了。

  董娟发现,丈夫死前不仅给她打过电话,还同时给一个叫秦悦的人打了电话,同样没有接通。接着,她发现丈夫和秦悦联络频密,还有孩子管廖江叫爸爸的短信。再接着,董娟发现了一本房产证,上面写的是秦悦的名字。

  自打结婚,董娟就对丈夫完全信任,甚至从来没看过对方的手机。事实上,廖江也没什么让董娟担心的,20多年来,即使应酬繁忙,他都会在每天晚上10点之前准时回家。

  通过搜集各种线索,董娟终于看到了丈夫的另一面:从1999年起,女儿10岁的时候,廖江就有了外遇。对方就是那个叫秦悦的东北女子。廖江不仅为她在北京买了房子,还在她的老家一起领了结婚证。不久之后,秦悦便为廖江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

  董娟说,丈夫将秦悦安顿在公司附近的一套房子里,每个周末假借去公司上班的名义,探望他们母子。平日里,则按时回家。

  廖江身边的人对此都心知肚明,只有董娟始终蒙在鼓里。

  追债人进家吃住逼腾房

  很快,董娟就意识到,丈夫的死并不是悲剧的尾声,甚至才是开始。

  廖江去世后,信贷公司的人很快找上门来讨债要房子。“十几个大小伙子,整天轮流跟着你,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董娟回忆。

  从2003年起,廖江就开始用家里的房子做抵押,向银行借款。董娟名下的两套房产,以及董娟母亲的一套房产,都被廖江拿去做了抵押。

  “平时真的没有一点征兆,他对女儿也很好,所以我特别相信他。”董娟说,在丈夫提出公司经营有需要,想把家里的房子抵押出去贷些款项时,她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都是一家人,我不帮他谁帮他啊。”

  2012年,丈夫从银行贷款500万元,投资了一个项目,血本无归。迫于还款压力,他开始求助于小额贷款公司。

  “这就是高利贷啊,这玩意哪能碰。”董娟说,他曾经劝过丈夫,但丈夫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能还上。

  于是,董娟便跟着丈夫,频繁地到贷款公司办起房屋抵押。由于房屋都在董娟名下,因此在所有借款合同上,都有她的签字。

  然而,信贷公司有一笔钱晚发了13天,廖江脆弱的资金链断了。廖江对朋友说的话一语成谶,他“就是在玩‘纸包火’”。

  一旦还不上钱,信贷公司就立即动房子的主意。“当时他们的人就吃住在我家,我被逼得没办法了,只能按他们的要求把房屋腾出来了。”董娟说,当初办抵押时,就已经按信贷公司的要求,办好了出售房屋的全套手续。前后不过十几天,房子就被转卖。

  4000万债务从天而降

  因为自己有正式工作,董娟从来不过问丈夫公司的经营状况,丈夫也从不向她说起。就连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公司的股东,董娟都不知情。

  “所有的钱都用在他的工程上了,他没往家里拿过什么钱。”董娟说,她不是个在乎钱的人,“钱嘛,够用就行。”

  但现在董娟却陷入廖江留下的天大的窟窿里。对现在的董娟而言,钱,怎么都是不够的了。

  “已经有20多件诉讼找上门来。除了追债的信贷公司外,还有公司的员工。”董娟说,她一点点整理散乱的材料,粗略计算下来,所有诉讼的标的金额将近4000万元!

  利滚利,滚出4000万。三套房子,一块地,都已经给了信贷公司,欠款的缺口仍然很大。她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已经被法院冻结、扣押,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必要的生活费用外,也都被法院划扣。

  去年底,廖江的员工纷纷到西城法院起诉,讨要被拖欠的工资和劳务费,少则数千元,多则十几万元。原本他们打算找董娟要钱,后来发现,这个“股东”比他们还惨。

  “这事儿,就是害了我了。”说起丈夫去世后这大半年的经历,董娟的声音开始发颤,但很快的,她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为了我女儿,我也得坚强地活着。”

  现在董娟和女儿只得在外租房,“也算落个清静”。

  一个50岁的女人,工薪族,要偿还上千万元的债务,这也许意味着她后半辈子都要还债,也还不清。

  对于那个“害了她”的人,董娟的情感很复杂。她说,丈夫很有人格魅力,很多老员工都死心塌地跟着他干。董娟还会习惯性地称呼廖江为“我先生”,可随即,她又沉默了一下说,“应该叫王八蛋吧”。

  向“二奶”追债理论上可行

  记者注意到,廖江拖欠员工工资最初的时间在2008年左右。员工们说:“那时公司效益不好,资金紧缺。有钱就发,没钱就欠着。”

  然而,根据董娟的调查,就在廖江的公司效益下滑,开始频繁拖欠员工工资的时间节点上,他的情人和两个私生子却以投资1000万元的形式办理了新西兰的投资移民。2009年,三人成功移民。对于这笔款项的来源,董娟不得而知。

  为了应付繁复的讨债诉讼,董娟考虑,是否可以找秦悦要钱。

  董娟认为,秦悦的房子是丈夫出资买的,用的钱就是他们夫妻共同财产,而她对此并不知情,起码有理由要回一半。

  为了探知可行性,记者专门采访了北京律协婚姻与家庭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米良渝律师。米律师介绍说,从法律上来讲,如果丈夫瞒着妻子,用自己名下的钱给情人买房或投资,妻子完全有理由起诉,要求第三者返还或赔偿自己的财产损失。但是,主张权利需要举证,比如房产原来在丈夫名下被转移的证据、丈夫出资的证据等等。

  不过,米律师也不无担忧地说,此案中的秦悦已经移民,很可能是外国籍,要走涉外诉讼程序,能不能找到人都很难说。

  家财企财需要一道防火墙

  米良渝律师表示,董娟的悲剧对于家庭财富管理很有警示意义。作为名义上的股东,即便不实际参与公司的管理,也要了解公司法对股东权利义务的相关规定,也要承担一些重大的义务,如果公司经营出现问题,很可能会带来财产损失。

  对于那些夫妻店、父子店,风险就更大。通常情况下,这种企业会将家族的全部资产都投入公司经营,甚至把自己住的房子抵押贷款运作公司。一旦公司亏损、破产,就会连带家庭遭殃。所以,在家财和企财之间,一定要建一道防火墙,可以通过夫妻财产约定、夫妻财产分别制等多种方式来避免家底全搭进去的后果。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