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杀母医生是系统内有名孝子 亲友称无法理解_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注册-点击进入*>>>官方网址

湖南杀母医生是系统内有名孝子 亲友称无法理解

2015-08-22 11:01 来源:未知

常年的精神压力,让申安华越来越沉默寡言,即使同学聚会也放不开。每次都是木木地坐在那里,你叫他喝酒他就端起来喝掉,也不说什么话。

———申安华的同学兼好友席建华

湖南永州东安县中医院眼科办公室里,一件发旧的白大褂挂在窗户上几天了,一直没有人取下,它的主人是东安县的医务办主任申安华。如今,申安华可能永远无法穿回他的白大褂,无法再回到熟悉的工作岗位上了。

8月12日凌晨2点多,东安县人民医院内一科病房,在众人无法理解的动机下,申安华将母亲杀死在病房卫生间里,然后报警自首。在这之前,他是东安县医疗系统有名的孝子。没人知道他当时心里想的什么,更没人知道他为何突然对母亲痛下杀手。在他的亲人、朋友、同事描述中,申安华一直以一个任劳任怨、老实孝顺的形象示人。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好到有时候近乎没有原则的中年男人,会干出这样的不可思议的事情。

杀母

8月12日凌晨4点,正在睡觉的永州东安县商人席建华,突然接到申安华的电话,对方语气不急不缓,告诉他,“我妈在人民医院过世了”,让他赶紧过去一趟。席建华没有多问,穿上衣服就往东安县人民医院赶去。

席建华和申安华是东安一中84届的同学,毕业后,两人走出了各自的人生轨迹,席成为一名商人,申则成为了东安县中医院的眼科医生。两人交往几十年,关系一直很好,席建华说他们的关系堪比亲兄弟。

前往人民医院的路上,席建华接到申安华打来的第二个电话,告诉他先不用来医院了,赶紧回家里,帮他清理一下房间,弄一个灵堂出来,为办丧事做准备。席建华依然没有多问,改道又去了申安华家里。

等将灵堂的事情安排妥当后,席建华去到人民医院寻找申安华,碰到的却是申的妻子蒋惠玲。蒋惠玲告诉他,申安华到公安局去了。直到此时他才知道,申杀了自己的母亲。

东安县人民医院内一科护士长黄海燕第一时间参与了对申安华母亲熊婉秀的抢救。据她的描述,事情发生在12日凌晨,他们发现熊婉秀的时候,其正躺在病房卫生间里,脖子处有淤青,“当时还有体温,但抢救了40分钟还是没有救过来”。黄海燕说,熊婉秀今年81岁,8月9日从东安县中医院转院过来,病情为脑梗和脑萎缩。

入院

申安华的妻子蒋惠玲说,8月8日,熊婉秀突然高烧不退,申安华赶忙将其送入自己工作的东安县中医院里治疗,但在打了一天点滴后仍不见好转。9日晚上,申安华决定让母亲转院到条件更好的东安县人民医院。

东安县中医院院长刘秀峰说,熊婉秀60岁左右便因脊椎受伤卧床,虽然其有4个子女,但最后照顾她的却只有最小的儿子申安华。20多年来,无论是照顾母亲生活,还是为母亲看病,都是申安华在承担。为此,中医院的工会主席雷景新开玩笑说申安华是“独生子”。

在席建华的印象中,熊婉秀一直是一副病恹恹的状态,常年生病,“申安华基本是3天给母亲打一次吊瓶,4天打一次针”,席建华说,除了上班外,申安华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照顾母亲上面。

即使最繁忙的时候也不例外。刘秀峰说,今年8月3日至13日是东安县例行的征兵体检,很多医院都会抽调医生前去参与。作为县城资深的眼科医生,申安华被选入其中。但此时,住院的母亲同样需要人照顾,于是,申安华不得不和妻子分工,白天由妻子在医院照顾母亲,下午下班后则由他来顶班,并在医院陪夜。

东安县人民医院安全办主任赵小华和申安华一起做征兵体检工作,赵负责检测视力,申负责测试色盲,在一个办公室里工作。赵小华记得,8日上班的时候,申安华曾向他表示,因为前一天照顾生病的母亲,一夜没有睡觉,累得很。

工作

雷景新说,申安华和他一样,都是1989年参加工作,申毕业于湖南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即在中医院参加工作,成为一名眼科医生。

在雷景新眼中,申安华性格内向,话不多,但人很随和,和医院的同事关系都很好,是那种“宁愿让自己吃亏,也不愿让别人吃亏的人”。雷景新说,也正因为申安华良好的人缘,在他出事后,前去他家里慰问的同事就有80多人,而整个中医院在职的员工也只有136人。

刘秀峰说,鉴于申安华的工作表现,院里已经将其提拔为副院长,虽然还没有正式下文确认,但医院的同事早已开始称呼申安华为“申院长”。

在东安县中医院宣传栏上可以看到,申安华目前的职务是医务科长,负责医院医疗业务工作。雷景新说,随着申安华提拔为副院长,他负责的工作还包括医院的部分行政工作,譬如员工的进修和医患纠纷的处理等等。“我们这里不像大医院那么正规,在这里,他要负责很多七七八八的事情。”一名王姓医生说。

但除了医院的工作外,照顾家庭的“工作”似乎让他更加耗费心力。席建华说,申安华的妻子蒋惠玲早年从东安县物资局下岗,因为要照顾生病的母亲,一直没有工作,再加上上学的女儿,全家都指靠他一人支撑,经济压力很大。“像我们平时聚会,我们都不让他买单。”

刘秀峰说,因为医院效益不好,即使身为医院医务办主任,申安华每个月的收入也只有3000多元。

家庭

席建华说,申安华父亲10多年前去世后,母亲熊婉秀便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

尽管申安华有兄弟姊妹4人,但他们之间的交往似乎并不多。申安华的一名朋友说,认识这么多年,很少看到其他兄弟姊妹去申安华家探望母亲,自始至终都是申安华一个人在照顾。“他母亲的脾气本身又不好,生病后就更差了。”

雷景新也记得,有一次他们到申安华家喝酒,同座的还有申的哥哥,但他母亲一看到他们后,二话不说就掀翻了酒桌,脾气非常暴躁。

8月11日,作为申安华的朋友,赵小华去病房探望熊婉秀,看到其不止一次的莫名生气,抱怨申安华没有为她冲干净厕所。“但厕所明明是冲过的,已经干净了”,赵小华说。

“她经常骂申安华,骂的话都很难听”,内一科的一名护士说,熊婉秀入院后,一直是申安华晚上来陪床,她们不止一次听到过申被骂。“有时候护士去换药,她都会拉上你说上半天。”黄海燕说,因为熊婉秀暴躁的情绪,11日晚,她们还给熊注射过镇定药物。

雷景新介绍,之所以母亲一直由申安华照顾,是因为其大姐本身中风生病,无法照顾母亲,二姐则随在外工作的儿子去了海南,至于身在东安县的大哥,他们也不清楚其为何没有分担照顾母亲的责任。

席建华说,常年的精神压力,让申安华越来越沉默寡言,即使同学聚会也放不开。“每次都是木木地坐在那里,你叫他喝酒他就端起来喝掉,也不说什么话。”

崩溃

赵小华说,繁忙的征兵体检工作后,10日和11日他们获得了两天的休息时间。但等到他11日去人民医院探望熊婉秀时,发现申安华又出现在医院中,直到下午一点钟,才由他表妹葛双晚替班,让他短暂回去睡了会儿觉,“到了下午5点钟,他就又回到医院里了。”葛双晚说。

11日晚上的值班护士高梦佳对熊婉秀印象深刻,她说熊婉秀总是躁动不安,一直在床上晃动,靠近她的人,都会被她用手抓,用脚踢,同时嘴里还嘟囔着一些胡言乱语。

高梦佳当晚9点45分接的夜班工作,在看护熊婉秀过程中,因为其不断躁动,输液一度无法进行,直到晚上10点20分,给熊婉秀注射了镇定针,然后她和申安华各握着熊婉秀的一只手,才使得熊婉秀暂时稳定下来,让输液得以继续。

然而,高梦佳说,到了12日凌晨2点40分左右,等她去病房巡视的时候,发现熊婉秀又因为躁动使输液针脱落了出来。看无法继续输液,高梦佳将针头放置好,让熊婉秀休息一会儿。而此时,熊婉秀在儿子的搀扶下进去了病房内的卫生间。

高梦佳说,整个过程中,申安华一直陪伴在病床旁边,并没有显示出烦躁的情绪,但看起来也非常累。直到10分钟后,警方突然来到医院,告诉他们有人报警,说杀了自己的母亲。

后事

熊婉秀17日出了殡,丧事由席建华主持操办。

席建华说,知道申安华出事后,他的同学都不敢相信,很多朋友都从外地打电话向他核实。“在得知真实情况后,有个同学难过得哭了,觉得太可惜。”席建华说,此次丧事操办的费用,都来自于举办丧事期间收到的礼金,而考虑到日后申安华家庭的生活,他们同学又自发进行了捐款。

不仅如此,席建华说,一名和申安华同届的律师同学,还决定免费帮他代理官司。

但这一切,似乎并不能改变申安华本身的痛苦。一名办理此案的民警说,申安华现在什么都不说,整个人精神都是恍惚的,每次询问,他都只是哭。

18日,赵小华和律师一起到看守所看望了申安华,他说申安华整个人显得很木讷,像不认识他们一样,说话也是答非所问,胡言乱语。“很憔悴,看得我们很痛心。”

赵小华说,会见的20多分钟里,申安华唯一和他的互动就是,一支一支地从他手上接过点燃的烟,然后快速地抽掉。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